柊秋

ic lufie þe

有假发的快乐

随便

“一想到以后没有你,生活就变得少了一点味道。”

“我是真的很想咬你,可是我没有告诉你其实我不是你想象中那样喜欢你。”

“没有人是眼皮子一眨的可爱就能让上帝宽恕。”


煲一碗春雨吧,和着烧酒饮下。


沉默? 是心虚了吧?
幸好我没有抱过希望在一个幼稚的人身上。

真好真好真好,活在争吵的世界里。


我很好。

原来学习比我重要呀,我知道了。


边上坐着一个中年女人和他女婿以及小孙女。

小孙女看起来八九岁,脚崴了,似乎很痛的样子。

爸爸帮她穿袜子,她叫了一下。

女人和男人聊她要怎么去学校。

爸爸似乎不是本地人,听不懂丈母娘的话,女人凶狠地重复一遍又一遍,回声震心。

沉默。

她弱弱地插了句嘴,“同学们..感冒发烧的都请假的。”

“你想请假?”爸爸笑了声。

小女孩点点头。

“呵,”女人冷哼一声,“你他妈成绩这么差还想请假?”

听到这话,原本女孩摇晃着的脚静止了。

-

冷漠冷漠冷漠

该死的父爱伟大的父爱

愚钝愚钝愚钝


“ssh问你脚怎么了。”c

“我脚崴了。”我

“她脚崴了!”

“我知道。”c

嬉笑。

疼痛。

不靠近。

“班长是不是哭了。”隐隐约约。

他看了我一眼。

不靠近。

嬉笑。

哭,哭,哭。

若有若无。

无不恶意地想 既然都如他们所说的话 那即使欺负这样的人也会快意吧

追求,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