柊秋

ic lufie þe

《灵魂》-比较无厘头的随笔

#灵魂

我坠入你内心的深渊,在瀑布上飞流直下,你有没有一丝停愣…?
我大概是小心翼翼的,因为你没有丝毫察觉我的到来,又或是你根本就不在意的。我凝视着你深渊里的黑暗,肆意地享受无边黑暗带来的静寂孤意,惬意得浑身发抖而不能自已。
沉默的呼吸交融缱绻,我在你心室悠长地叹息,灼灼桃花不及你强烈如雷鼓的心跳给我带来的颤抖与抨击。
甘之如饴,我向你。
我大概是爱你的,没人能比我更熟悉你内心的世界了,你的思想,你的欲望,你的情感,你的灵魂,你的一切…我都牢记于心,饱胀得心脏开始涩涩的疼。我看到你低下头失笑,温暖的笑意绽满嘴角,沙哑的嗓音慢悠悠地伴着胸腹的颤动溢出。我看到你弯下腰蹒跚着前进,步伐却稳妥而沉静地载着另一个人的温度。我看到你趴在地上,支撑的手臂不住地颤抖却无法再挺立起往日宽阔的背影,难堪得叫人发笑。你说你是不是自作自受啊…?
我想拥进你的怀抱,轻柔地亲吻你翘起的嘴角,我想抚摸你的眉目,深情地凝视你倦怠的眼梢,我想蜷进你的手心,枕在你指腹粗糙的老茧上,我想摩挲你的疤痕,让属于另一个人甜蜜的气息消散,自此刻上我的痕迹,我想…可我不能。
我隐匿在你心脏最深处跳动的核屋中,日复日,朝朝暮暮。我聆听着你略带惆怅的惑问响在漆黑的四周,我想去触摸你的声音,把玩你温暖而柔滑的音带,亲吻你溢出沉闷喘息的喉咙,叫你永远都不要忘了我。…可我不能。

是真的爱意吧,你看我对你这么珍重。

你跪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凛冽寒风带来的彻骨寒意竟使得你嘴唇发紫,瑟瑟发抖。怎么了呢,倔强的头颅低垂,高挺的背脊屈辱地弯下,膝盖上紧握的双拳被掐得发白哆嗦着,黯然无色的瞳孔颤动着传达出心脏紧缩的战栗。就像是沉甸甸的红高粱忍受不了来自背上巨大的压力一般,无能为力地向积压的重量屈服。
狼狈不堪。
桎梏我吧,沉靡的叹息悠悠在午夜万物哭鸣的号声中弥漫,散进我瘫软的肉体和灵魂。
黑亮的眼眸暗沉,不再能折射出我在你心脏里影影绰绰的身影。你逐渐向后仰倒,慢镜头的速度一点一点加快,沉闷的碰撞声压垮了神经末梢缓慢隐去的理智。
在涩哑的嘶吼中,我看到你盈满诧异的目光穿透我荡漾的灵魂,扼住我的喉咙让我发不出声。我抱住你倒下的身体嗬嗬低笑,你沉默而无力的身躯毫无生气地向我打开你的心室。我疯狂地汲取来自你跳跃的胸腔溢出的血液吞咽下,汩汩的热流暖到冰冷的指尖。
尖利的牙齿在黑夜中释放积攒多久的毒液麻醉已失去生命的灵魂,灼热的气息萦绕在颈间,酥酥麻麻的快意自脖颈蔓延到尾椎骨,阵阵爆裂声陨灭在乌鸦的哀怨言语中。
我凝视你灰败的肉体,旋起脚尖,哼着不成调的旋律,为你献上古老而漫长的舞蹈,完成未知的神秘仪式。
黑暗一点点褪去噬人的色彩,露出诡谲的笑容,咿呀着戴上苍白的面具。
紧阖的双眼倏地挣开沉下的眼皮,乌蒙冰冷的双眸一点点转动,看清了这世界毫无色彩的太阳。眼睛刺痛,心脏窒息得疼。我捂住脸,发出低低的轻笑,缓慢挑起嘴角的弧度,笑声嗡嗡的分贝逐渐刺耳刺入没有你的心脏。
咯吱咯吱的骨头扭动声支撑起僵硬的身体,不习惯地左右晃动脖子,听见清脆的咔擦声在耳畔响起,震得耳鸣。抚摸着肌理分明的健壮身躯,我痴痴地笑了。
是呀,为什么要那么狼狈呢…?我来代替你,好不好?…睡吧,睡了,就在眩晕中消逝吧…
你看我是真的爱你吧?对你这么珍重。
终于可以拥抱你了呀。

有谁知道…我们本就是一体的呢…?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