柊秋

ic lufie þe

《指甲》

#百合向
#血腥阴暗
#梦境设定

她又做梦了。
梦里,一间昏暗空荡的水泥屋,一面巨大的墙面镜,一个站在镜子前冲她笑的女人。在阴冷昏沉的氛围中她感到无边的,毫无由来的恐惧。天花板橘色的吊灯摇摇晃晃,亮光一闪一闪,总是不停歇。似乎只是为了将女人惨白的脸色渲染上一层温暖的颜色,减弱些可怖感。
她蜷缩在角落里,提不起精神与力气,充满她大脑与心脏的只有恐惧和女人,她的心里除了这两样再也没有其他。
她盯着女人,嘴角微翘,女人也朝她笑。即使她在恐惧,牙齿发寒,脚趾抽搐,可她还是露出了一个堪称愉悦的笑容。她开始用双手撕扯自己的长发,用眼睛去注视微笑的女人,用嘴去咀嚼那些密密麻麻的黑丝,最后用大脑与心去恐惧。恐惧使她浑身颤抖,来自头皮剧烈的疼痛使她兴奋,她将嘴内黑色糊状物的吞咽下,手指紧紧抠着喉结。
她盯着女人,嘴角微翘,女人也朝她笑。
嗬嗬的气音从她喉咙里发出。灰蒙蒙的镜子将她的样子模糊地映出来,镜子中的她弱小而神经质。女人抬起瘦骨嶙峋的手抚摸着满是裂口的镜框,闪烁的灯光折射在镜面上,显得旖旎又暧昧。
她用尖利的指甲抓挠自己的皮肤,将自己的喉咙抠出一个血洞,暗红色的血液斑驳,涂满了她的手指,将指甲染成浓艳的红色。血洞越来越大,皮肉被她毫不留情地抠下,指甲缝里全是细碎的血肉,气管渐渐显露出一角,她停下动作掐着大腿嘶叫,悲戚刺耳。
她盯着女人,女人朝她勾起嘴角,仿佛在鼓舞着她继续。
她安静下来,无言地抬起手,细细端详这被血液浸染的丑陋的十根手指。看了很久很久,久到她的伤口血迹干硬,开始蠕动着自愈,她终于崩溃地哭泣。
生理泪水落在手背上,洗去一小块血迹。
女人关掉了天花板的吊灯。
四周一片令人心颤的黑暗,女人纤细的身影在黑暗中模糊而摇晃,像在罪恶中伸着手拖人下地狱的恶鬼。
她低低地笑出声,颤抖着手抚摸了两下喉咙上那一片狼藉的血洞,然后右手中指并着食指刺入洞中翻搅,掐破了气管,抠挖出卡在气管里残余的一坨坨黑色糊状物,依稀可见那是由一根根发丝组成。
她发泄似的折磨着自己,她撕烂了自己胸前的两块肉,不停掐弄两个破破烂烂的血窟,好像这样可以使她快乐,因为她知道女人以前最欣赏她那丰满的胸部。可镜子前的女人看着她的动作,无动于衷。
她蜷缩在角落里,盯着女人,嘴角微翘,她看不见女人的表情。
但她还在恐惧,并且没有死亡。
女人温柔地轻叩镜面,一步又一步,静静地走到她面前蹲下。她听到女人高跟鞋拖沓在水泥地上粗噶的声音在她附近停止,她停下了自残的动作,茫然地看向女人。女人伸手摩挲她小巧柔软的耳朵,一声恣意的笑声刺进她心脏。
耳朵慢慢被揉红,揉痒,揉痛,揉烂。
她听着女人断断续续的笑声,也笑了。
女人俯下身亲吻她的脸颊,柔软带着香气的嘴唇一点点蹭到她的嘴唇,两人开始接吻,吻着吻着都喘上了气,呼吸交缠。
她们的亲吻充斥着浓烈的血腥味。
她看到女人身后那面镜子,模糊的轮廓里有两个女人依偎在一起,她闻到女人秀发中的香味,她听到女人小声说——
“我爱你。”
灯光突然明亮,不再闪烁,隐隐绰绰的橘色光亮为她抚去了心里的阴霾与黑暗。
于是她盯着女人,翘起嘴角,放松双手,轻轻柔柔地笑了。
她说,我也爱你。
在这充满温情的爱语下,画面定格在女人微笑的眉眼,梦境支离破碎。
沙发上一个拥有黑色卷发的女人猛地睁开眼,毫无焦距的双眼渐渐清明,她低下头,盯着十根手指头指甲上浓艳的红色颜料怔怔出神,片刻后慢慢抬起头对上墙面中巨大的镜子,朝着那镜子中脸色惨白的纤细女人意味不明地笑了,温柔而暧昧。
双唇微张——
她小声地说,我爱你。

评论(4)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