柊秋

ic lufie þe

《灯塔》


她站在屋檐下,朦胧的月光为她轻挑起黑暗的面纱,于是她露出了笑容。
延长的影子漫无目的地伸向远方,云雾中,灯塔在闪烁,于是影子围着灯塔挑起了舞。
一只眼的猫缩在巷尾,卧着潮湿的青砖一瞬不瞬的紧盯中央的女人。金色的眸光照亮灯塔斑驳的疤痕,影子弯下了腰。
屋檐下的她踏着地面的水珠走到路边,月光时刻追随着神秘的女人,毫不停歇。她挽起裙摆弯下腰,一摊水迹里映出她苍白的脸庞,与那翩舞翻飞的影子。
猫儿眯起眼,凝视着她翘起的嘴唇。它的耳朵外压,轻轻抖动。女人唱起了轻快的曲子,流动的旋律拍打木窗,她听见了屋内的回音,与阵阵笑声。
影子站在她的肩膀上,朝那夜幕中悬挂的残月微笑,嘴唇翕张,咬住动人的问好。
灯塔还在闪烁,灯光永远无法照射在她的身上。她走进灯塔点燃烛火,猫儿的呼唤轻轻柔柔。楼梯上站着的人朝她笑。
烛火微晃,风声摇曳,她抬起头看到那人朝她走来,一触即分。影子旋转,歌声悠扬。
她说,再见。
月光皎洁,却照不进封闭的灯塔,幽暗的空间里,女人微笑。她走了出去,毫不留情的离开,似乎进塔只是为了与那人的相遇。
一只眼的猫缩在巷尾,卧着潮湿的青砖一瞬不瞬的紧盯着跳在水迹上的女人,与那站在她肩膀上的人影。影子旋转,它摇摆着断裂的尾巴,低下头轻轻呜咽。
屋内的笑声刺耳,掐断人影五十分贝的聒噪。天真的孩童嘲笑着半夜跳舞幼稚的陌生人,窗户上玩具的投影微微战栗。
无妄。
发丝飞舞,女人踩着沾水的帆布鞋站在塔顶。她弯下腰,随着旋转的影子,跃然而下。
风声还在喧嚣,屋檐下,一片黑暗。
月亮,永远不会照亮这夜幕,正如灯光永远也无法照射在女人身上。
她说,再见。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