柊秋

ic lufie þe

《双生》

#双视角

她是我,我不是她。
她想尽一切方法来模仿我。
模仿我微笑时嘴角微撇的弧度,模仿我手指插入发间时狠戾的神情,模仿我思考时摩挲拇指的动作,模仿我抬眼时漫不经心的虚无,模仿我咬着指骨疯癫笑出声时的阴郁,模仿我杀人饮血时操着手术刀解剖尸体的样子…
她爱我,她爱如此鲜明而肮脏的我。
可是我厌恶她。
我转身的余光里用有一抹红色又高挑的身影,一步一步形影不离,仿佛是甩不掉的魔影,让我快要疯了。
不,不对呀。我早已疯了,在我见到一个人不是想着打招呼而是心里评价对方的肉质如何的时候,我就已经不是人了。你不能想象一个疯子是如何杀人,但你一定能想到你吃起糖果时的满足感,那就是我杀人的欲望。
她曾经总穿着一身白裙子,飘飘扬扬,如风如云,好不纯洁。她爱吃甜,她总爱笑,她吃三明治会把火腿肠挑出来给我吃,她喜欢画我的样子,她喜欢晴天…她说要成为治愈我的小太阳,她说她爱我,她说她会…一直保护我。
可我只想杀了她。
我不爱她。
我心里有一方世界,里面装着的只有自我臆想的产物,以及一轮太阳。她是太阳,她又是我。我爱上在太阳下睡觉的感觉,浑身被阳光洗礼,好像自己不再肮脏。
我是被神眷顾的孩子,我一定是,不然她怎么会为了我堕落。

拉普拉斯。
一切都像一场完美的局,我知道她在利用我,而我心甘情愿,因为她曾经为我抚去后颈蒙上的灰尘,她曾经为我遮挡黑暗,她曾经为我浴血杀人,她曾经为我去学做饭,手指上烫了好几个疤,她说“懒人排骨也这么难做诶,我怕是学不好烹饪啦~”几周后却又做出了一桌好菜,好吃的我想哭。
我爱这个女人,她黑色的夹克帅气又惹眼,她跳舞时的眼神冷漠而无情,她歪头时卷曲的短发会滑到颈脖子,她的指甲总是灰白色上涂着红艳的倒三角,这就是我为什么穿红裙子的理由。
她不爱我,她甚至厌恶我。她有着可爱的酒窝,可那里总是盛满了献血。
她喜欢杀人,我喜欢她。

他拽着我的卷发肆意撕扯,额头撞击墙壁流出了献血,我的肉体布满道道指甲划痕,血肉模糊。可是我爱这样的感觉,那会让我意识到,我是活着的。虽然在如此恶心的性爱过后我会杀了他,因为他只是我的猎物。
她不喜欢这样,她以为自己很多情吗?哈哈哈,我想和谁上床想杀谁都是自由,也就只有她才会像那个女人一样为我收拾烂摊子。
那个女人和她一样也爱笑。那个和她一样的老女人去年就死掉了,我把她的尸体保存的好好的,一生气就会拿出来给她看,欣赏她心慌失措的样子,嘲讽她那如同死女人一样的腐朽。说什么妈妈,曾经也不过是只会把我一遍又一遍抱起狠狠扔在地上的魔鬼而已。

我爱她。我是个同性恋。我是个变态。
我只想和她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哪怕她会杀了我也没关系的,我只想和她永远在一起。
人们唾骂我的另类,鄙夷的眼神充斥着不屑,他们厌恶着如同狗一样去讨好她的我,我是异类。
血腥、浪漫、亲吻。
她拥抱我的力度像是要把我的肋骨压变形刺穿心脏一样,她掐着我的下巴,舌头在我的口腔里肆意游荡。
她和我做爱,翻云覆雨,尽享鱼水之欢。
我想,即使她终将会杀了我,那也没关系。
因为我,
因为她,
我爱她。
我大概真的是,矫枉过正吧。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