柊秋

ic lufie þe

《勇者》

“你已经…长成一个很温柔的勇者啦…也做了很多帮助大家的事情…我很高兴…”
魔王向来冷酷凶狠的表情这时柔和了起来,即使心脏被刺穿,他的目光也从未离开过勇者。勇者瞪大眼,哆哆嗦嗦地松开握着剑柄的手。
四周很安静,魔王的呼吸渐渐沉重急促。
“呜…我已经…儿子…我深爱着你…”
断断续续的话说完,魔王终于倒下了。
勇者神情哀戚,心脏被巨大的痛苦凌迟。
“父、父亲…”
他想起来了,什么都想起来了。
可他的父王…却在这时候死了,凶手还是自己…他难过的想死去,可他不能。
因为他是勇者,也是如今的魔王。
父亲用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换来儿子的荣誉,勇者无法就这么摒弃。
不,不能说他是勇者了。
在他杀死父王的那一刻起,他已经是新一代的魔王。而他从此担任一个国家君王的责任,以后一生都将为子民活,再也不能有一丝一毫的私心。
勇者红着眼抱着父亲冰冷的躯体,哀哀地哭泣。他的父王永远都没能知道,他的儿子其实也爱着他。爱的,很深很深。
他想起以前自己对父亲态度恶劣时父亲黯淡的双眼与失落的表情。他想起父亲小心翼翼拥抱自己却被推开时受伤的神态。他想起自己在夜深人静亲吻父亲时深沉的爱。他想起父亲被自己操干时通红的双眼,迷茫而无措。
…他到底做了什么呢?以为父亲是残害百姓的大魔头而对他冷眼相待,甚至变本加厉的欺辱他,让他穿上羞耻的衣服在自己的身下哭叫出声……一切,一切都不过是凭着父王对自己的深爱罢了…如果不是因为父王爱着他,他还怎么骄傲的起来…?
西泽颤抖着低下头细细地亲吻魔王厚实的嘴唇,一点一点舔舐。可无论再怎么努力,曾经会害羞得躲避开西泽亲吻的父亲都回不来了…
以前,现在,以后。
他都将独自一人面对清冷的寝殿,暗自思念父亲,再没有偷偷爬上父亲抱着他强壮的身躯入睡的机会。
一人独活,苟且偷生。
他呀,这才发现,没了父亲,他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什么都无法激起他的欲望,什么都不能再让他心动了。
如果…如果父亲可以回来。
他一定会紧紧地抱着父亲,在他耳边对他说,“儿子爱你,很爱很爱…”
他想…再看看父亲隐忍而羞涩的表情。
西泽闭上了眼睛。
父亲的嘴唇是冰凉的。
他的泪水是苦涩的。
有人离开了没有回来,有人追随已逝的人走向深渊,像是雪花飘落,覆盖一切,葬送一切。
充满悲伤。

评论

热度(2)